企业风险内控新闻源 财富源

在北京市二环路永定门桥的西北侧,有一条大胡同一样的街叫永定门内西街,在这条街上,有三家重要的信访接待单位:国家信访局人民来访接待司,中央纪委信访室来访接待大厅、监察部举报中心来访接待大厅,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

1月29日下午两点,记者来到这条街采访。几位来自河北廊坊的农民说,他们是专门租车来北京上访的,没想到信访接待部门不上班,“要是周一到周五都上班就好了!”在他们指引下,记者看到国家信访局接待司大门外面挂着的接访时间表:周一、周三、周五上午8:00—11:00,下午13:30—16:20,周二、周四上午8:00—11:00。

在街的中部有一个门脸不大的小卖部,除了卖水和方便面外,还做着与上访户相关的生意,被上访户戏称为“信访经济”。一是卖简易可折叠小板凳,好点的15元一个,企业风险内控差点的10元一个;二是租大衣,一天收费20元。街口有两个江苏的上访户说,他们已经呆了十几天了,地方政府驻京办事处已经给他们买好了当天晚上的火车票,于是特意再来,想把买来的小凳子卖掉。

一个小伙子上来跟记者搭讪,说是附近旅社的,一张床位30元,一个单间60元,还一个劲追问记者到底来了几个人,企业风险内控他把记者当成上访户了。旁边一个开面包车的小伙子一直不吱声,记者问过后才知道,他是旅社的,面包车是上访户雇来的“包车”,一天200元。

在中纪委、监察部接待大厅的外墙上,贴着信访指南,其中详细介绍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水利部、教育部等部委信访接待部门的地址和乘车路线,一些上访户在用手机拍照。

1月31日,北京飘着细细的雨丝,记者一早再次来到永定门内西街,看到足足有200多位上访户,其中不少是农民。还有几个代写诉讼材料、代填表格的人在人群中穿梭。

据记者询问,上访农民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土地、腐败、村级财务、个人利益受损等方面,来自河北、河南、黑龙江、陕西、江苏、内蒙古的访民居多。

江苏一位农民说,他来北京上访好几次了,国家信访局说已经把他的有关情况下转到省里,省里说已经下转到市里,但市里却说没收到,于是他只好年根底下再到北京来问问情况。

黑龙江的一位农民来北京反映当地一名干部的腐败问题,说对方在当地很有势力,但他们有十几个人实名举报。“怕打击报复,过年我就不回家了,一定要在北京等个结果出来。”他告诉记者。

河南一位30多岁的农民在上访人群中显得很特殊,她怀里抱着一个只有两个月大的孩子。她上访是因为丈夫被村干部毒打受重伤,当地迟迟不解决。因为孩子时不时要吃奶,国家信访局接待司的工作人员特意让她到旁边警察办公的小屋去给孩子喂奶。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记者看到虽然上访群众很多,但三个信访接待部门均稳定有序,上访群众只要出示身份证和申诉材料即可进入接待室。其间一个上访户情绪有些激动,但工作人员处理得当,没有激化矛盾。这些上访农民所反映的事情能不能得到解决,能解决到什么程度,记者并不能预知。真心希望他们在反映问题之后早点回家过年。